门口的那辆劳斯莱斯上面无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苏炽烟一愣,苏无限则是淡淡一笑,苏锐的答案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我说美女,在你眼里,我就一直都那么血腥吗?”
 
    “不是很血腥吧。”苏炽烟说着,又在心中补充了一句:“是非常血腥好不好。”
 
    “如果我是你的话,看到那些纸上写的东西,我也会忍不了的。”苏炽烟轻声说道:“所以,你能控制的住情绪,我还挺诧异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莽夫。”苏锐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之前的冷面全都消失不见。
 
    “我没看错吧,你居然笑了,得知这样的消息,你应该很生气才对。”苏炽烟看着后视镜说道,她倒是没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始终都集中在苏锐的脸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苏锐冷笑着说道:“放心,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和他好好玩的。”
 
    听到这句话,苏炽烟不禁开始在心中暗暗的同情那个欧阳家族里面的某个人了。搞谁不好,偏偏要和苏锐过不去?
 
    …………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距离苏无限给出的最后搬离时间,应该还差一个小时。
 
    日落之前搬走……不得不说,这个时限给的有点模糊。
 
    正因为模糊,也更难把握。
 
    欧阳家的大院子中没有一点要搬离的样子,几乎所有人都站在议事大厅之中,他们几乎保持这个姿势一整天了。
 
    厨房的厨师长已经指挥手下人把午饭热了好几遍,可仍旧没有一人能够下咽。
 
    欧阳健仍旧坐在前方的太师椅上,微微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休憩。
 
    貌似他屁股下面坐的这把椅子,还是苏无限早年送的!
 
    尽管闭着眼睛,可是,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欧阳老爷子绝对没有任何休息的兴致了。
 
    因为这一次,可是是苏无限亲自上门!
 
    如果不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他还是苏无限吗?
 
    要知道,在这些人的眼中,只要苏无限出手,那么就从来没有失败过!
 
    这三个字的名字一出现,就已经击垮了他们的信心!
 
    而这一次,还不止是苏无限,在那三个字的名字之后,还要缀上一个两个字的名字!
 
    苏锐!
 
    这个名字的主人更年轻,更有朝气,也更加的张扬!
 
    欧阳冰原仍旧坐在欧阳健的身边,但是脸色非常难看。
 
    他在昨天晚上被送到医院之后,并没有诊断出什么毛病来,顶多是受到惊吓反应过度而已。可是,被苏锐那没打中目标的一枪吓的昏倒还尿了裤子,实在是有些太没面子了。
 
    上次见面,那个男人把自己暴打了一顿,用辣椒水搞的自己现在气管里面还有问题,而昨天他又害的自己尿裤子,颜面无存,这种仇如果不报的话,那欧阳冰原也太好脾气了!
 
    “苏锐,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要你死!”
 
    这句话已经在欧阳冰原的心中徘徊了整整一天了。
 
    他的大哥欧阳星海站在一边,仍旧目光低垂的看着脚下,似乎这件事情和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换在半年之前,这件事情肯定还需要他来拿主意,但是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他已经自我放弃,无药可救。
 
    “爸,我们不能搬走。”老二欧阳震宇终于出声了:“明显这次苏家是来者不善,但是我们好歹也是排名第二的家族,如果在这件事情上面妥协了,那么对方一定会变本加厉的!”
 
    他在北方某地级市的市长职位上任期已满,准备上调至中央某部委,但是选中的职位却被中央空降了别人,或许,这就是个危险的信号。
 
    欧阳震宇的观点也代表了这座宅子里面几乎所有人的看法。这宅子是欧阳家族的根基,如果搬了的话,可谓是彻底认输,家族的威信也就成了笑话——苏无限上门吓唬了几句就搬家,以后谁还会把他们这群胆小鬼放在眼里?
 
    “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把我们逼到这个份上,那就鱼死网破好了!”性子火爆的欧阳莲尖声喊道。
 
    欧阳震宇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父亲:“爸,要不咱们这次就集中所有的力量,和他们痛痛快快的干上一场好了!他们即便是想要吃掉咱们,也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千万别没吃下去,倒把自己给噎死了!”
 
    “中石,关于这件事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欧阳健忽然睁开眼睛,他并没有对二儿子的观点发表评价,反而是问向了从来不过问家族事务的大儿子。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尽皆疑惑,老爷子不是早就对欧阳中石彻底放弃了吗?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参考他的意见?
 
    这个时候,老二欧阳震宇的面色很不好看,他似乎想起来一些往事,眼眸之间显出复杂的神色。
 
    “我的意见是……”欧阳中石抬起头来,紧接着只说了一个字:“搬。”
 
    他仍旧是穿着那一身朴素到极点的衣服,鬓角已然斑白,如果没有人刻意提醒的话,谁能想得到他曾是欧阳家族的大公子?
 
    “搬?你说搬就搬吗?”欧阳莲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欧阳中石,你为了一个女人而消沉至此,这么多年从来不过问家族的事情,我们从来都没怪过你,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别人都找上门来拆我们的老宅了,你连这种事情也要退缩?”
 
    “是啊,大哥,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在家里住过,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搬走?”欧阳芳也开始冷笑了起来:“搬走两个字说得轻松,你倒是可以回你在南方的那个别墅,但是我们呢?我们将变成无家可归!”
 
    “绝对不能搬,今天的一步退让,就代表着以后将会步步退让!”欧阳震宇也冷冷的看着大哥的背影,严肃的说道:“大哥,或许你这些年生活在山中,对外面的情况并不了解,但是我告诉你,苏无限的亲自上门,就预示着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说着说着,欧阳震宇又加重了语气,甚至已经带了几分责备的味道:“这是我们欧阳家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定不能退缩!每一个人都不能!”
 
    欧阳中石转过脸来,淡淡的看了欧阳震宇一样,说道:“不就是搬一次家吗?怎么就上升到生死存亡的高度了?”
 
    不就是搬一次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句话几乎是在瞬间引起了公愤!
 
    这是简简单单的搬家吗?
 
    别人都上门打脸了,你这还无关痛痒的认识不到事情的重要性?是你太迟钝了,还是太不要脸了?
 
    所有欧阳家族的人都没想到老大欧阳中石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一个个纷纷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欧阳震宇气得半死:“这是我们的家族,你怎么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来欺负我们!你隐居在山里那么多年,怎么变得这样软弱了!”
 
    欧阳中石并没有选择和欧阳震宇直视,而是低头看着地面,淡淡说道:“暂避锋芒而已,谈和软弱?”
 
    说完这一句,他转向前方,又瞥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
 
    欧阳星海对这一切好似无觉,仍旧垂着眼帘神游天外。
 
    “好一个暂避锋芒!”欧阳莲似乎已经完全忍受不了了,随时处于爆发的边缘:“暂避锋芒,恐怕你避完风头之后,发现已经被人踩在脚底下了!”
 
    说完,她甚至冲着欧阳健吼道:“爸,不能让我大哥这种人继续留在这里,他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这都把欧阳中石比喻成了一粒老鼠屎了,兄妹之间是要彻底撕破脸的节奏了。
 
    “不过是一片宅子而已,这里的象征意义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大。”欧阳中石完全不理会妹妹的冷嘲热讽,再次说道。
多年,身在局外,或许才能看的更透彻。
 
    “爸!你老糊涂了吗?大哥他明明就是在胡扯!”欧阳莲不管不顾的大吼,事已至此,她也不怕触怒父亲了。
 
    “我没老糊涂,我比你们都清醒。”欧阳健并没有发怒,而是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
 
    “搬。”
 
    …………
 
    门口的那辆劳斯莱斯上面,苏无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淡淡的说道:“现在搬,晚了。”
 
    ps:昨天晚上第二章写到一点多,也就是这一章,我的搜狗输入法账号里的所有词库都没有了,不光是人名,就连很多常用词的排序都发生了乱七八糟的变化,每句话都要打错几个字,然后回头再改,差点给烦死,现在才发上来,但是词库貌似是找不回来了,凹槽,那是我写了几百万字才攒起来的习惯词库啊。http://piaotian.net
 
 第745章 内忧外患!
 
    现在搬,晚了!
 
    这句话从苏无限的口中说出来,无疑表明了他的决心!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对欧阳家族有任何的手软!
 
    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这一点,苏无限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十分精通了。
 
    “可是,太阳还没落山呢。”苏炽烟转过脸看着窗外,秋风送爽,无边的雾霾被吹的不见了踪影,橙红色的晚霞已经铺满了天空,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胸大无脑。”苏锐在后排嘲笑的说了一句。
 
    苏无限闻言,脸上的肌肉顿时有点僵硬——尼玛,自己的弟弟这样说自己的养女,他怎么感觉到那么怪异呢?
 
    苏炽烟听了苏锐的话,本能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前……确实,她那里的弧度要比绝大多数姑娘都壮观一些,不过,自己的脑容量和这里的弧度可不是成反比的。
 
    司机正在喝水,听了苏锐的彪悍话语,差点没直接喷出来,他真的想象不到还有人能当面对苏家大小姐这样说,胸大无脑四个字和她可是一点都不沾边啊。
 
    “苏锐,你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呢?”苏炽烟无奈的说道,她把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胸前,不禁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脸上顿时布上了一层红晕。
 
    “你老爸说今天日落之前搬完,你看欧阳家的动静,连搬家公司都没请,那么大的家族,没个三两天的,怎么可能搬得完?”苏锐笑眯眯的说道:“从一开始,你老爸根本就没想给欧阳家族留出任何的余地,无论他们是搬还是不搬,结果都是一样的。”
 
    苏无限仍旧望着窗外,对与苏锐能够猜出自己的目的,他真的一点也不意外。
 
    但是苏炽烟却意外了,爷爷还专门告诫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可是看父亲这样子……简直是怎么绝就怎么来啊!
 
    “可怜欧阳家族的那些人,今天一定是纠结了整整一天,说不定吵了好几架,才做出了搬家的决定。”苏锐嘲讽的摇了摇头:“他们以为自己给出个态度就可以,但是你老爸根本不要他们的态度,他要的只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