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吞并其他宅院这才造就了欧阳家族的壮观主

 苏锐摊了摊手,一脸嫌弃的看着苏无限:“你把欧阳家族给玩了。”
 
    “咎由自取而已,和我没什么关系。”苏无限淡淡说道:“再有半个小时,太阳就要彻底落下去了。”
 
    …………
 
    “爸,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要搬走你自己搬,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搬的!”欧阳莲吼道,这女人张扬跋扈惯了,一听说家族要向苏家低头,顿时觉得无法忍受。
 
    在她看来,欧阳家族才应该是华夏的第一家族!至于苏家,不过是在一直吃老本而已,有什么资格骑在他们的头上作威作福?
 
    “欧阳莲,不要胡闹!我的话你难道都不听了吗?”欧阳健怒哼一声,重重的拍了拍太师椅的扶手。
 
    “家族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绝对不能退缩!”欧阳莲尖声叫道:“今天他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搬走!”
 
    “对,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搬!”还有几个年轻子弟跟着欧阳莲一起喊道,看起来倒是很有热血。
 
    “爸,您不能越老越怕事儿!”欧阳芳也喊道。
 
    “一群目光短浅的东西!”
 
    看到这么多人竟一起来反对自己,欧阳健差点没被气的晕过去:“今天谁不搬,谁就不是这个家族里的人!自生自灭去好了!各自回房间收拾东西,立刻给我搬!”
 
    欧阳中石率先走开,似乎一直处于颓废状态的欧阳星海环视了周围一眼,也默不作声的离开,他肯定是去收拾东西了。
 
    “懦夫,纯粹就是懦夫!”欧阳莲对着这离开的一对父子吼道。
 
    欧阳冰原坐在凳子上,望着离去的父亲和大哥,目光之中的阴沉渐渐散去,剩下的只有嘲讽。
 
    这样的懦夫,还能给他形成怎样的竞争?
 
    “爷爷,这次的事情,您要不要和苏耀国联系一下?”在欧阳冰原看来,在别人一枪未放的情况下就搬走,实在是太过憋屈了些,完全有悖家族威严。
 
    “联系已是无用。”欧阳健撑着太师椅的扶手站起身来,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搬。”
 
    欧阳冰原并没有再争取,因为他知道,这个家族之中能够决定他的未来的人,只有欧阳健。眼下,只要顺从他老人家的意思便可。
 
    至于那些群情激昂义愤填膺的人们,欧阳冰原并不会佩服他们,只会在心中骂这些人一声傻逼,他们这些人的行为,相当于主动绝了在老爷子心里的后路了。
 
    “所有人回房间收拾东西!如果不服从爷爷的命令,后果自负!”欧阳冰原冷声喝道。
 
    他吼完这一句,便不再管那些对他怒目而视的亲戚们,而是搀扶着欧阳健,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那么大的一个家族,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东西,说搬就搬,怎么可能做到?
 
    苏锐分析的很对,如果想要全部搬空的话,没有个两三天时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这还得在欧阳家所有人都配合的情况下才行!
 
    “消息是不是已经传出去了?”
 
    欧阳健老爷子问道,他站在院子中央,看着这座生活了几十年的大宅,不禁觉得满目繁华变得空洞而苍凉。
 
    “应该是传出去了。”欧阳冰原说道:“昨天苏无限来到咱们家,铁定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这消息瞒不住的,而且家里人多嘴杂,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首都关注的焦点。”
 
    不得不说,欧阳冰原这人虽然有时候骄傲了些,但是和欧阳健老爷子呆在一起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能保持所谓的谦恭和清醒,这一点倒是非常的难得。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谁也没想到,这次苏无限会突然发难,唉,希望这次苏无限能留一线余地,不要闹的太大才好。”欧阳冰原的眸子间浮现出冷意:“要是撕破了脸,谁都不好看。”
 
    此时此刻,距离太阳落入地平线已经差不了多久了,看着满天的红霞渐渐浮上一层薄暮,欧阳冰原的心中开始升起担心。
 
    他似乎想到了之前苏无限对他说过的话——日落之前,全部搬空,否则……好像现在距离最后的日落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吧。
 
    而那些欧阳家族的人们,似乎还没有开始着手准备,在这里住了几十年,说搬就搬,让他们在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无头的苍蝇,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才好!
 
    照这速度,别说两三天之内能搬完,就算给上一个月的时间,也别想有成效!
 
    看着渐渐褪去的晚霞,欧阳健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天天气很好,适合远行。”
 
    “爷爷?”欧阳冰原听了这话,心中那种不妙的预感愈发浓烈!
 
    他并不知道爷爷那一辈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情仇,但是看现在的情形,明显自家老爷子已经开始悲观了!
 
    “冰原,说心里话,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欧阳健的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和无奈。
 
    “这群混蛋,我们早晚都要报复回去!我们欧阳家族所受的耻辱,一定会让他们百倍千倍的尝到!”欧阳冰原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欧阳健却摆了摆手:“大可不必这样想。”
 
    “无论换做谁在那个位置,都会做出这种决定的,身处在那里,对这个国家的责任感已经重于一切了。换做是我,我也会。”欧阳健说到这儿,老脸之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可惜我这辈子并没有做出这种决定的机会……和资格。”
 
    欧阳冰原听了这话,简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认为他家的老爷子奸狡如狐,谁又能看到他如此的一面?
 
    欧阳健自嘲的笑了笑:“这几十年坏事也做了不少,穷人乍富,小人得志,现在想来,这些事情都是要遭受报应的。”
 
    欧阳冰原心中不妙的感觉已经越来越重,不就是被苏家逼着搬家吗?怎么至于说出那么丧气的话?无论如何欧阳家族也不至于走到如此田地啊!
 
    “爷爷,你何必说的那么严重。”欧阳冰原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咱们家族可是要鼎盛万代的。”
 
    “鼎盛万代?”欧阳健纠正道:“富不过三代,我只求这一大家子能撑过你们这一代就行。”
 
    听了这话,欧阳冰原脸上的震惊止也止不住了,他从来都没有发现,老爷子竟然对这个家族如此的没有信心!
 
    “说实话,这个家族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除了我之外,你大哥星海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当然,你二爷爷三爷爷那边也很好,相比较而言,我的这一支还算是相对较弱的了,如果你撑不起来,那么今后的话语权可就要易主了。”
 
    欧阳冰原的眼中闪过一丝凛然之意:“爷爷,请您放心,我是一定不会让话语权旁落的。”
 
    即便是看起来鼎盛的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欧阳健点点头:“而这一次,是对我这一支的最严峻的考验,撑过去,还好说,撑不过去……”
 
    欧阳冰原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要选择暂避锋芒了!
 
    因为这次面对苏无限的攻击,欧阳家的大房一脉首当其冲!主要的压力都由他们来承受!
 
    至于老二老三他们,远在外地,虽然控制着许多资源,但是毕竟不如欧阳健这一支显眼!倘若首都这一支受到打击,那么其余几个家族分支就会趁势崛起!
 
    内忧外患!
 
    欧阳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眼望向天边,在那里,落日的余晖已经只剩一线了。
 
    …………
 
    “我看时候也不早了。”苏锐笑眯眯的看着苏无限:“你还不下车?”
 
    苏无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反问道:“我为什么要下车?”
 
    “你为什么不下车?”苏锐顿时嗅出一股阴谋的味道:“你不会是要把我推出去替你拉仇恨吧?”
 
    “你想多了。”苏无限微嘲的说了一句,然后也望了望天边的一线余晖:“时间貌似差不多了。”
 
    苏锐已经不需要再多问什么了,因为随着苏无限的话音落下,几人的耳边已经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大轰鸣声!
 
    这就是答案!
 
    苏锐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凹槽,你居然连面都不露,直接就上挖掘机?”http://piaotian.net
 
 第746章 挖掘机方阵!
 
    正如苏锐所说,苏无限真的准备连面都不露,直接就上挖掘机!
 
    苏锐表情艰难的看着苏无限,很认真的说道:“此时此刻,我只想对你说四个字。”
 
    “我可以选择不听,因为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苏无限淡淡笑道。
 
    直接把挖掘机派出来强推欧阳家族的主宅,恐怕这种事情也只有苏无限才能干得出来!而且干出这种事情,他还能保持如此轻松的表情,也真的是让人醉了!
 
    “你不听我也要说。”苏锐摇了摇头,说出了那四个字:“太无耻了。”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真心是太无耻了。”
 
    在苏锐看来,双方在真正动手之前,都应该说几句场面话,哪怕打世界大战的时候,国与国之间在动手之前还会来个宣战之类的,这苏无限倒好,招呼都不打一个,上来就强行拆除!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很荣幸。”苏无限并没有任何的紧张之意,嘴角挂着淡笑,把玩着手里的翡翠扳指。
 
    一场好戏,在苏无限的主导之下,似乎已经在缓缓的拉开帷幕。
 
    南锣鼓巷附近已经属于景区了,平日里游客甚多,不过由于最近不是旅游旺季,天色渐渐暗下来,旅客的人数非常少,动起手来倒也方便。
 
    在这种胡同巷子里忽然出现了挖掘机,这种情形真的是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
 
    可是,苏锐偏偏还看的很爽。
 
    轰鸣声越来越大,四辆黄色的沃尔沃挖掘机后面,跟着两辆推土机,轰轰隆隆的一路驶来,简直要把这个胡同给塞满了!
 
    在苏锐所看不到的地方,城管和城建方面的施工人员早就已经拉起了黄色隔离带,标明这是重要施工过程,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
 
    看这架势,根本就不止是苏家在动作,而是多部门联合执行任务!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对这种看起来普通至极的施工实在是没有半点兴趣,连看一眼都懒得看,全国那么多地方拆了又建,建了又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谁又能想到,今天晚上马上就要被拆迁的,会是欧阳家族的主宅呢?
 
    “凹槽,真周到,连渣土车都准备好了。”苏锐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着,他已经看到胡同的入口处有几辆渣土车正在挤进来!
 
    事实上,在华夏,“强-拆”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遇到这种事情,并不能一竿子的全部把责任打向政府,譬如,如果某个钉子户因为搬迁的价格谈不拢,狮子大开口,咬死了不搬走,如果不强行拆除,将和城市的总体规划不相符合,这种情况下,又该怎么办呢?
 
    现在的欧阳家族,就是个最牛叉的钉子户,甚至已经钉在这里几十年。
 
    强行截断胡同,强行穿过道路,强行吞并其他宅院,这才造就了欧阳家族的壮观主宅。
 
    这么些年来,想要拆除这间大院子,有一百个可以名正言顺动手的理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拍板做这个决定。
 
    当然,今天这个拆除行动,并不是头脑发热随便做出来的,既然几个相关的部门可以联合行动,那么就说明他们早就在之前做好了拆除方案,而且一直在保密!
 
    苏锐所看到的挖掘机推土机和渣土车,只是其中一条胡同的,在欧阳家族的大院墙所拦腰截断的几条胡同里,全部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否则他们之前也不会听到如此震耳欲聋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