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都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有本事你现在就来弄死

  这样的消息如果扩散出去,简直能够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牵涉其中!
 
    至于这块地被谁买走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样说来,你们是来惩罚强盗的,这样我心里就好受多了。”
 
    苏锐的眼眸之中露出一线精芒!
 
    都传说欧阳健对于土地有一种近乎畸形的占有欲,想必低价拿下那训练基地的地块,会让这个老家伙取得很多的成就感吧!
 
    “我们大队长还说,做这件事情不要有任何的心里愧疚,或许我们从官方层面上不能解决问题,但是私下里可以出口恶气。”年轻上校继续说道,很显然他对欧阳家族真的没有半点好感。
 
    “虽然有违纪嫌疑,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办事的路子,我很喜欢。”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顺口问了一句:“你们特种侦查大队的大队长是谁?”
 
    年轻上校笑了一下:“邵飞虎。”
 
    “飞虎?邵飞虎?他还没死?”
 
    苏锐的眼眸间顿时绽放出来强烈的精光!http://piaotian.net
 
 第751章 从你孙子身上讨点利息!
 
    “他不活的好好的吗?”年轻上校有点吃惊于苏锐的说法。
 
    他最佩服的人就是大队长邵飞虎,而邵飞虎最佩服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年轻男人。
 
    这也是年轻上校一见到苏锐的面就露出狂热之色的最主要原因!
 
    军人,都是佩服强者的!
 
    苏锐喃喃自语:“难道说,这个家伙为了执行任务,把所有人都骗了么?”
 
    “您说什么?”
 
    “没什么。”
 
    苏锐摇了摇头,收回了纷飞的思绪,却在心中悄然说道:“邵梓航,你哥还活着,这混蛋把我们都骗了。”
 
    在心中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眸之中涌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来。
 
    无论怎么样,老战友还活着,这个消息真的很好。
 
    此时此刻,他已经原谅了苏无限让自己背锅的事情。
 
    相比较得知了邵飞虎的消息,背上区区这么一口黑锅,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这个时候,苏锐的心里竟然生出了要请苏无限吃顿饭的想法!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真的是一点没错,苏锐习惯于步步算计,苏无限也是步步算计,但是后者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把前者算计进去,被卖了还在数钱,被背了黑锅还在说谢谢,这一环扣着一环,也真是让人醉了。
 
    苏锐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任何追究的兴趣,而是又在心中说了一句:“麻痹的,邵飞虎,或许你也不知道你弟弟也活着吧?下次见面,老子喝不死你。”
 
    想到这儿,苏锐的心中忽然升起了恶作剧的想法,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惆怅之色。
 
    “首长,您怎么了?”
 
    前途无量的年轻上校仍旧一口一个“首长”,也不怕把苏锐喊的脸庞发热。
 
    苏锐的眼睛眯了眯,一股悲伤的意味从其中流露了出来:“等你回去见到你大队长的时候,帮我转告他一句,就说我知道他弟弟现在……睡在哪儿……”
 
    苏锐纠结了一下用词,为了避免太不吉利,还是说的比较隐晦。
 
    可是这年轻上校明显领会了他的意图,很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我确实听说过大队长有个弟弟,只不过失踪了很多年,没想到已经不在了……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个消息转达给大队长。”
 
    “务必,多谢。”苏锐抽了抽鼻子,脸上似有一丝微微的悲恸之意。
 
    远在千万里之外,太阳神殿的山体训练基地中。戴着黑框眼镜的黄梓曜正端着scar突击步枪,对着移动靶不停的射击着。
 
    而天赋绝佳的邵梓航却仍旧懒洋洋的躺在旁边,脸上盖着一块白毛巾,呼呼大睡。
 
    看来苏锐说的真是一点没错,他真的知道邵梓航“睡”在哪里。
 
    他倒也是奇葩了,在枪声震耳的训练场里,偏偏能够睡的那么香。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邵梓航忽然一把拽开脸上的毛巾,然后接连打了十几个重重的喷嚏!
 
    直到把鼻涕眼泪都打出来了,邵梓航的喷嚏一波流才宣告停止。
 
    “我去,这是谁家美女在想我?真不会挑时候啊!”邵梓航一边吸溜着鼻涕,一边很是不满的说道。
 
    …………
 
    就在苏锐和年轻上校在对话的时候,那些战士们也没有停下来,几乎把主宅里值钱的东西都搬空了。
 
    这些东西并没有堆在空地上,而是被战士们不嫌麻烦分别装进了几辆渣土车中,看来苏无限这所谓的“留余地”还真是挺到位的,欧阳家族接下来要搬家的话,甚至都不用找搬家公司的车辆了,直接开车拉走便是!
 
    嘿,真是省时又省力!苏家人真贴心!
 
    可是,苏无限越是这样做,越是会让欧阳家族的人心中感觉到无尽的嘲讽和屈辱!
 
    而且,在搬家的时候,由于战士们并不是那么的小心,偶尔会有东西摔碎的声音响起。
 
    每当一阵稀里哗啦或者噼里啪啦的声响传入众人的耳朵,他们就会感觉到一阵剧烈的肉疼!
 
    虽然摔碎的东西不多,但绝对每一件都是天价啊!
 
    欧阳家族是何等的地位,能够放在这样家族里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不值钱?
 
    欧阳冰原看到家里的东西都被搬空了,简直愤怒到了不行,他阴沉的盯着苏锐,吼道:“苏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苏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嘲讽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在拆你的家。”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笑眯眯的补了一刀:“你来咬我啊?”
 
    这句嘲讽,简直就是把欧阳冰原的脸给抽肿了。
 
    “我发誓,我欧阳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定会倾尽全力的报复你!报复苏家!”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苏锐眼中的轻蔑之意也就越重。
 
    “在我看来,这种发誓都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有本事你现在就来弄死我?”
 
    苏锐这是的无能和耻辱!
 
    “但是,你不弄死我,我就准备弄死你了。”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往前跨出一步。
 
    他想着那几张a4纸上面出现的内容,脸上的笑容非常浓郁,但是这笑容却并不温暖,反而带给人一种如冰山般寒冷的感觉!
 
    …………
 
    这个时候的欧阳星海已经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了,东西一搬空,接下来那些熄火许久的工程机械就要开始重新动起来了,这种情况下呆在房间里实在太危险。
 
    这位昔日荣光无限的欧阳家大少爷,此时此刻就静静的站在人群后面,身上没有半点光彩。
 
    他注视着弟弟欧阳冰原的表现,不禁摇了摇头。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就去招惹苏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个时候的欧阳星海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多此一举,哪怕当日他一直处于那个位置上,欧阳冰原也不可能获得任何上位的机会!
 
    “为什么要这样做?”欧阳中石忽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