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苏锐也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只要自己咬死不

 事实上,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儿子在韬光养晦,或许想要沉淀自己,使身上的光彩少一点,别人的瞩目也少一点。但是从刚才他说出的那几句话来看,这一切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身为父亲的欧阳中石这才发现,自己对大儿子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仅仅是局限于表面而已!
 
    “我只是不想看到最终兄弟阋墙的结果。”欧阳星海的面色有些凝重:“他是我弟弟,我很了解他,如果我一直站在他的头顶上,他就会想尽办法来对付我。”
 
    欧阳中石轻轻的叹了一句,他何尝不知道二儿子的性子?
 
    “与其这样,不如我主动让出来,让他站在高处,然后自己摔个跟头好了。”
 
    欧阳星海说到这儿,忽然想起来清代戏曲家孔尚任所作《桃花扇》其中的一句话。
 
    想到这里,他顺口就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欧阳中石闻言,目光之中的复杂之色已经越来越重,他带着质问的语气问向了欧阳星海:“你都这样说了,这难道还不是兄弟阋墙?”
 
    欧阳星海倒也没否认,而是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说出了让欧阳中石再度打哆嗦的一句话:“爸,你说兄弟阋墙便是兄弟阋墙好了,总比自相残杀要好一点。”
 
    …………
 
    看到苏锐迈出这一步,欧阳冰原的身体简直都在发颤:“你要干什么?这里还是欧阳家族的大院,你不准胡来!”
 
    “这里马上就不是你们家的院子了。”
 
    苏锐冷冷一笑,缓缓走上前去。
 
    他并没有把速度发挥出来,就这样简单的走着,可是这每一步,似乎都在践踏着欧阳冰原的信心!
 
    自从欧阳家的二少爷被苏锐吓得尿裤子以来,他的心里对这个男人的恐惧感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不杀了苏锐,那么他欧阳冰原将永远生活在阴影之中!
 
    可是,杀人真的那么简单吗?更何况对方还是苏锐这种极为难缠的对手?
 
    年轻上校在后面看着苏锐的动作,目光之中的狂热再一次涌现了出来!
 
    他早就听大队长无数次的说起苏锐,心中的膜拜和敬仰早就如滔滔江水了!眼看着他就要出手,年轻上校怎么可能不激动?
 
    “苏锐,你不要乱来,否则我欧阳健撇开这张老脸不要,也一定要讨回个公道!”
 
    欧阳健看着苏锐一步步的逼近,每一步都在凝聚着杀气,面色有些动容,终于开口。
 
    他打拼了那么多年,攒下偌大家业,关系网堪称通天,如果他真的豁开面子去整苏锐的话,恐怕后者真的不会那么好过!
 
    这句话也可以称得上是苏锐今天晚上听到的最有威胁的话了!
 
    听了这话,苏锐笑眯眯的停下了脚步:“真的?”
 
    “我已经做出了让步,宅子可以不要,但是,我的孙子不能受到任何伤害!否则我跟你势不两立!”欧阳健看起来有点激动。
 
    “现在不是已经势不两立了吗?”苏锐冷笑着问向欧阳健:“欧阳老爷子,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欧阳健愕然,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苏锐说道:“我在南海的时候,你这个宝贝孙子暗杀我和林傲雪,并且差点成功,你说,我是不是该从这件事情上面讨回一点利息来?”
 
    ps:感谢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明天会回复大家,实在太感谢大家的关心,有时候累的时候会有点情绪,哈哈,真心谢谢大家。关于最近的月票和捧场,明天也会整理出名单来。还有给我捧场的书友3772066,你说你叫顶本狂,我想说我看到留言一开始还有点莫名其妙,我们之间或许有点误会?不管怎么样,欢迎你加入烈焰军团。http://piaotian.net
 
 第752章 我需要一个说法!
 
    听了苏锐的话,欧阳冰原的身体狠狠一颤!
 
    他实在是想不到,苏锐怎么会得到这个消息?
 
    参与行动的几个人,不是都被灭口了吗?
 
    那一次苏锐和林傲雪去南海旅行,欧阳冰原实在是气不过,便派人在海边绑架了林傲雪,苏锐和金泰铢开着摩托艇一路狂追,才让林大小姐免于危险。
 
    事后,欧阳冰原为了避免暴露,让心腹手下把参与行动的人全部灭口,这个举动确实收到了不少的效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苏锐都不知道幕后到底是何人主使了这次行动,直至看到了苏无限的那几张纸。
 
    当然,苏锐从来不会怀疑苏无限所说的真实性,他更不可能掉价到用这种事情来骗自己,对于他而言,这未免有些太不上档次了。
 
    “怎么样,你很吃惊我会知道,是不是?”苏锐笑眯眯的,往前跨了一步。
 
    欧阳健同样往前走了一步,他这个动作相当于已经站在了欧阳冰原的身前。
 
    老的还是要护住小的。
 
    “苏锐,你到底想做什么?”欧阳健死死盯着苏锐:“我很认真的警告你,无论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之前我说过的话都有效!”
 
    “我很讨厌这种威胁。”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我不可能让任何一个对我和我的家人有人身威胁的人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看着苏锐的笑容,欧阳健忽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寒冷。
 
    他从腥风血雨的战争年代走到现在,什么场面没见识过?什么阴谋没经历过?为什么在面对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年轻人的时候,总会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寒冷?
 
    他似乎想起了眼前的年轻人在不久之前,曾强闯蒋家大院,当着无数人的面,让蒋家大少爷蒋毅刚丢掉了生命!
 
    而这一次,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孙子欧阳冰原身上吧?
 
    苏锐像是看穿了欧阳健的担心,淡淡的一笑,道:“我是个疯子,一切皆有可能。”
 
    他是个疯子!
 
    这是所有人的统一认识!
 
    欧阳健的目光死死凝视着苏锐,他知道,如果真的玩起阴谋诡计的话,或许自己的水准要在这年轻人之上,但是若论起发疯起来的不顾后果程度,对方将远远的甩开自己所认识的所有人!
 
    欧阳家族已经到了这种风雨飘摇的关头,宅子都已经被拆了,他还想干什么?
 
    欧阳健老爷子脸上松弛的皮肉狠狠的颤了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权衡了一下利弊,才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欧阳冰原?”
 
    “呦呵,有点意思。”
 
    苏锐此时距离他们爷孙二人不过区区三米的距离,听到欧阳健老爷子的话语,不禁有点微微的意外。
 
    他确实是没想到,在自己的接二连三刺激之下,这狡猾的老狐狸竟然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权衡利弊,然后做出谈判的姿态。
 
    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受到了那么多的憋屈,恐怕早就已经把肺气炸了,还怎么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我需要一个说法。”苏锐停下了脚步,眼睛微微眯了眯,一丝精芒从其中溅射了出来:“我和林傲雪在南海的海边遭到了刺杀,这件事情,欧阳家族必须给出一个说法。”
 
    “这件事情,你确定是欧阳冰原干的吗?”欧阳健老爷子陈声说道:“如果是他干的,我自然会给出一个让你满意的说法。”
 
    “我和欧阳冰原在这之前是无冤无仇的,但是他妄图得到林傲雪,因爱生恨,才做出这种行为。你不妨问问他,看看他是不是这样想的?”
 
    说到这儿,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那一次刺杀,我也算是躺枪了,不过,现在林傲雪是我的女人,你说,我能放过凶手吗?”
 
    苏锐看似笑眯眯的,眼睛之中却殊无笑意!
 
    欧阳健经过这么多风雨,他当然知道,如果依着苏锐的火爆性子,若是想要动手,早就动手了,何必区区十米的距离走的那么慢,一边走还一边说那么多的话?
 
    对方今天同样不想杀人,就是想要欧阳家族开出相应的条件而已!
 
    想到了这一点,欧阳健的心里貌似轻松了许多。
 
    但是,这轻松感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他知道,如果自己开出的条件并不能够让苏锐满意,那么欧阳冰原所面临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欧阳冰原,你给我个答案。”欧阳健老爷子转过脸,沉声问道。
 
    事实上,这个时候场面已经非常安静了,猛虎分队战士们的效率极高,早就把该搬的不该搬的都搬出来了,除了欧阳星海的房间之外,现在偌大的欧阳家族主宅已经变成了一片空房。
 
    一百人在年轻上校的身后集结完毕,一声不吭的注视着这一切。
 
    而那些挖掘机和推土机同样严阵以待,驾驶员们的手已经拧在了钥匙上,只要一声令下,首都近些年来最刺激的拆迁盛宴就将由他们来主导!
 
    此时此刻,这事件的男一号苏锐和男二号欧阳健,还在等着苦逼男三号欧阳冰原的回答。
 
    “爷,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在他看来,或许苏锐也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只要自己咬死不松口,他就绝对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
 
    如果真的承认了,那么一切就完蛋了,以这个疯子的性格,自己真的有可能落到和五大世家的少爷相同的下场!
 
    此时的欧阳冰原只想着掩饰,却没有半点后悔的意思。
 
    他不会反思,如果自己没有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对付林傲雪,会不会也就没有如今这一切了?
 
    站在人群的最后方,欧阳星海看着场间的一切,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幼稚。”
 
    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他无需掩饰什么,那些所谓的假面都是做给家族里的其他人看的。
 
    幼稚二字,说的自然是欧阳冰原。
 
    欧阳中石听了,眉头轻轻的一皱,虽然二儿子欧阳冰原一直都看不起他这个隐居山林的父亲,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他并不想看到哥哥这样说弟弟。
 
    “年轻人总会喜欢漂亮姑娘,只是……”
 
    “想要成大事,又怎么会被女人牵绊住脚步?”
 
    欧阳星海说完,眼底闪过一丝自嘲的苦涩意味,脑海之中似乎出现了某个高挑的娇俏身影。
 
    当然,那个身影曾经确实让他心动,但都是过去时了,他更不可能为此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欧阳中石深深的看了隐藏极深的大儿子一眼:“星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帮冰原。”
 
    闻言,欧阳星海笑了。
 
    他转过脸,深深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爸,就冲您这句话,我也愿意不计前嫌的帮他。”
 
    欧阳中石听了,心中有着微微的感动,毕竟还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可当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欧阳星海说了一句:“但是……”
 
    一直以来,在好话的后面加上“但是”二字,就预示着接下来的话让人非常的不喜欢听。
 
    “但是,爸,我也有一个条件。”
 
    亲兄弟之间还要讲条件,这让欧阳中石的心中有种淡淡的凄凉之感:“什么条件?”
 
    “只要我那弟弟愿意每年抽时间主动去南方看您两次,我就愿意不计前嫌的帮助他,否则……”欧阳星海并没有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