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反驳不过他又怎么会有让苏锐背锅的意思

 欧阳莲大吼道!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挖掘机驾驶员这样吓唬,她简直快疯了!
 
    面对这种情况,欧阳成哪里还有半点和对方对抗的勇气,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双脚发软,想动都动不了!
 
    不过好在那名彪悍的挖机驾驶员并没有继续吓唬欧阳成的意思,铲斗停在那儿不动了。
 
    那意思简直非常明显——好狗不挡道,抓紧给我滚蛋。
 
    欧阳成不仅裤裆湿了,身上更是已经被冷汗给湿个通透,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却仍旧动不了,直到两个保镖冲上来把他拖开,他那僵硬的身体似乎才缓和了一些。
 
    欧阳冰原已经意识到,这是他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了。
 
    “你们这群混账,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欧阳冰原伸手指着脚下的土地:“这里是欧阳家,是欧阳家!你们既然敢这样,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可是,和那几台工程机械的巨大轰鸣声相比,他的喊声着实是有些太苍白太无力了,甚至都很难让人听见!
 
    就像是在回答他的话一般,又是一声轰隆巨响,一台挖掘机已然破开了侧面的院墙,从另外一处死胡同中硬生生的碾压了进来!
 
    要知道,这次来执行拆迁任务的,可是整整一个挖掘机方阵!
 
    轰隆声接二连三在各个方向的响起,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时候欧阳家主宅的其他地方都被挖掘机给突破了!
 
    这哪里是拆迁,根本就是在打脸!
 
    甚至是,翻着花样打脸!
 
    对于苏无限的做法,欧阳冰原概括的非常准确,他站在弥漫的烟尘之中,气的浑身颤抖,指着那些挖掘机,怒声道:“这不是拆迁,这是侵略!”
 
    渣土车仍旧停在院外,但是至少已经有十好几台挖掘机和推土机顺着院墙的突破口嚣张跋扈的冲进了院子里!
 
    这样看来,欧阳家的院子还真不小,这么多工程机械车辆都能停放的下!
 
    面对这么多高大的机械怪兽,欧阳家众人不禁有种马上就要被围歼的感觉!
 
    尼玛,这何止是说拆就拆,简直就是在把这一家子人的脸皮踩在脚下狠狠碾压!
 
    “苏无限呢?苏无限呢?他在哪里?”
 
    欧阳冰原歇斯底里的大吼:“苏无限,你给我出来!有种你给我出来!”
 
    挖掘机和推土机的轰鸣声已经停了下来,场间只回荡着欧阳冰原的喊声,在夜色之下传出很远很远。
 
    无论今天晚上的结果到底如何,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已经说明欧阳家再也没有了退路!
 
    他们日后在首都也几乎没脸再出来混了!
 
    这次虽然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打脸程度完全不逊色于苏锐强闯蒋家的那一次!
 
    苏锐坐在劳斯莱斯之中,车窗打开了一丝,能够清楚的听到欧阳冰原的咒骂。
 
    “喂,有人在骂你呢。”苏锐笑眯眯的对苏无限说道。
 
    “宵小之辈,何必理会。”苏无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这会儿正闭目养神呢,外面的轰隆声完全吸引不了他!
 
    如果欧阳冰原听到了苏无限对他的这个评价,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他自认为在首都的年轻一辈之中算是佼佼者了,但是在苏无限的口中,却是一文不值!只不过是个宵小之辈而已!
 
    苏无限说完这一句,淡淡一笑:“倒是你,不应该是这种态度。”
 
    “我呆在一旁看你出手就已经非常爽了,没有必要自己凑热闹。”苏锐笑眯眯的看着苏无限,不禁想起来之前的那几张a4纸上的内容,尼玛,给我下套?老子偏不上当!
 
    这个时候,苏炽烟转过脸来,面带担忧的说道:“爸爸,我们这次动静是不是搞得有点太大了,爷爷还特意叮嘱说要留点余地。”
 
    那挖掘机和渣土车组成的方阵,连苏炽烟都吓了一跳。
 
    “留点余地?”苏无限的嘴角掠过淡淡的笑容:“他是老观念了,这种事情就得雷厉风行。”
 
    “可是……”苏炽烟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苏无限一伸手,制止了苏炽烟接下来的话:“既然老爷子要我做事情多给人留点余地,那么我就留点余地好了,反正不能不给他老人家面子不是?”
 
    苏炽烟一愣,难道说欧阳家就这么避免了被拆除的命运吗?
 
    事实上,欧阳家族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把院墙给拆掉,已经算是给了一场下马威了,
 
    印象中父亲好像没这么好说话的呀?
 
    苏无限淡淡说道:“本想直接把这院子给推平的,现在看来,那就按老爷子的意思办,给他们留点余地。”
 
    苏炽烟还正在纳闷父亲这次为什么会那么好说话,就听到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了一句:
 
    “派人上去,把值钱的东西都帮忙搬出来,然后,再推平。”http://piaotian.net
 
 第748章 姜是老的辣!
 
    苏无限此言一出,苏锐也开始觉得,这位便宜大哥简直贱的让人发指。
 
    本来是直接推平,现在是把之前的东西都搬出来再推平。尼玛,这也叫让步?
 
    这个结果对于欧阳家族里的人有什么区别吗?所谓的让步,是更大的侮辱!
 
    苏炽烟的表情也僵在了脸上,然后便露出一丝苦笑。
 
    貌似这些年父亲已经不怎么亲自出手了,但是他的风格真的是一点也没变。
 
    貌似和苏锐很像呢。
 
    苏无限话音一落,苏锐便紧接着说了一句:“够不要脸,我喜欢。”
 
    闻言,苏无限混不介意的笑道:“难得能做一件让你喜欢的事情。”
 
    “这句话简直是基情满满,我可不太习惯你的这种说话方式。”苏锐笑眯眯的说道:“看来你强行拆迁的事情可干过不少,那么轻车熟路。”
 
    “我确定这次是合理也合法的。”苏无限说着,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表情来:“以势压人,谁不会呢?”
 
    “我真是彻底服了你了。”苏锐摇了摇头:“能够把这么贱的一句话说的这么面不改色,甚至冠冕堂皇,我就做不到。”
 
    你怎么可能做不到?
 
    苏无限的嘴角抽了抽,撇过脸去,望着窗外的夜色。
 
    事实上,他已经多年未亲自出手,这件事情也是一样,只要他把消息传达出去,自然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来办这件事情,并不需要他露面。
 
    但是,苏无限还是来了,他也认为,等待了那么多年,时机已经来到,需要自己站出来传达一个信号。
 
    经此一事,欧阳家固然会把他恨到骨子里,但是,那又怎样呢?
 
    他不在乎。
 
    过往这么多年来,他苏无限得罪的人恐怕数也数不清了,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让这个男人彻底的消失在世界上,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人成功过。
 
    而此时,欧阳家的大宅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之中。
 
    几辆军用大解放已经从远处轰隆隆的驶来,在胡同前面一字排开,夜色和路灯的映衬之下,这几辆军用解放的墨绿色车身显得如此的肃穆而庄重,甚至带着一股浓浓的压迫力!
 
    仔细看去,这些车辆竟然都是首都军区的牌照!
 
    开什么玩笑?首都军区的车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车灯尚未熄灭,就已经有一个个身着迷彩服的战士们从上面跳下来,然后整整齐齐的分列两队!
 
    五辆军用大解放,每辆车装了二十人,加起来就是一百人!
 
    这一百人静静的立在原地,对一个从卡车副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行注目礼!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一米七的身高,留着普普通通的平头,但是整个人显得精悍无比,一看就是这个国家里面最精锐的战士!
 
    而他肩膀上的肩章却在告诉着人们,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年纪的男人,竟然已经达到了上校军衔!
 
    这个时候,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战士敬了个军礼,高声说道:“报告,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猛虎中队已经集结完毕,请指示!”
 
    那名年轻上校虎目生光,他往周围扫了几眼,然后坚决而有力的说了一个字。
 
    “等!”
 
    …………
 
    苏无限淡淡一笑,并没有反驳,不过,他又怎么会有让苏锐背锅的意思?
 
    苏炽烟倒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看你上车前杀气腾腾的样子,我还真的担心你今天晚上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本来是准备不理智一下的,但是后来看到你老爹笑的跟狐狸一样,于是我就理智了。”苏锐说着,又看了苏无限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其实那句话说的没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没有必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说的自己好像很大气一样。”苏无限冷笑着看着苏锐,“从你以往做出的事情来看,你真的不像你所说的那种人。”
 
    “我本来就是这么大气的人。”苏锐大言不惭的说道。
 
    “我再问一遍,你真的不下车?”苏无限笑着问道,眼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这样斗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苏锐摊了摊手:“你越是让我去,我就越是不去。”
 
    “你确定?”苏无限笑眯眯的看着苏锐。
 
    苏炽烟从后视镜中看到父亲此时的笑容竟然和苏锐如此相像,要说这不是哥俩,恐怕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看着苏无限这样笑,苏锐顿时觉得有一丝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他还是坚定的说道:“不去,坚决不去,说不去就不去,我非常非常确定我的想法,所以也请你不要再问这种极度无聊的问题了。”
 
    可是,苏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底气似乎不是很足……因为苏无限的笑容让他感觉到又一个圈套在他的没有看到的地方慢慢成形。
 
    “很好,既然你那么坚定,我也就不问了。”苏无限眼中的戏谑之意开始逐渐褪去,从车门侧面的储物格中又抽出了几张a4纸,一言不发,直接扔给了苏锐。
 
    尼玛!
 
    看到这些纸再度出现,苏锐的心里有千百头草泥马在奔腾而过,他简直想咆哮了!
 
    他就知道苏无限还有后招!
 
    用几张a4纸骗自己上车,又要用几张a4纸骗自己下车吗?
 
    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怎么会有这么阴险的人!
 
    我不看,坚决不看!
 
    尽管那几张纸已经被苏无限扔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苏锐却没有丝毫看一眼的意思,他就这样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目视前方,甚至都没有把纸从身上挪开。
 
    看他这样子,苏炽烟有些忍俊不禁,俏脸之上一直带着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