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这句话让欧阳冰原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苏无限也不讲话,淡淡的瞥了一眼苏锐,眼底深处同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子,我让你撑,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苏锐就这样坐着,可是,他越是这样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就越是控制不住心里的好奇。
 
    第一次苏无限带来了让自己极为气愤的消息,那么第二次,这几张纸上又会写一些什么东西呢?
 
    苏锐的好奇心剧烈的膨胀了起来,此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于是,他想着想着,就这么“不受控制”的瞥了一眼身上的纸。
 
    当他看清写在最前面的几个字的时候,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而此时,苏无限早就已经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在他看来,这几张纸,苏锐一定会看,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用得着怀疑吗?
 
    小伙子,还嫩的很呢。
 
    苏锐看了几眼之后,已经单手扯过这几张纸,开始认真而迅速的浏览了起来!
 
    他的目光从不在意到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锐利!
 
    全部看完之后,他两只手一搓,那几张纸便被揉成了团!
 
    苏锐瞪着苏无限,眼神之中满是怒意:“麻痹的,有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无限浑不在意苏锐竟对自己爆粗口,他仍旧淡淡的笑道:“你又没有问我。”
 
    “草!”
 
    苏锐忍不住的又爆了句粗口,然后直接推门下车!
 
    当车门被重重摔上的时候,苏无限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浓郁了几分!
 
    “爸爸,你好像很高兴?”
 
    苏炽烟的脸上带着微笑,事实上她并事先不知道父亲还会又拿出几张a4纸,他做事情从来都是剑走偏锋却可收到奇效,这不,苏锐不就成功的被他“坑”下了车吗?
 
    “这小子。”苏无限竟难得的把右小腿放在了左膝盖之上,翘起了一个极为放松的二郎腿:“年轻人,太冲动。”
 
    “您这是在批评他吗?”苏炽烟笑着说道:“可是我看您的表情,可是连一点批评的意思也没有。”
 
    “我为什么要批评他呢?”苏无限又开始了闭目养神,道:“替我解决这些事情,我谢他都来不及。”
 
    苏炽烟看着父亲的表情,没来由的想到了苏锐之前提到过的两个字——“背锅”,然后她轻掩嘴唇,无声而笑。
 
    不过,在笑过之后,苏炽烟的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担忧,她虽然并不知道那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却知道,能够让苏锐如此愤怒如此冲动的,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爸爸,你说苏锐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苏炽烟担心的说道。
 
    苏无限眯了眯眼睛,扫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清楚的看到了她眼眉之间的那抹情绪:“不用担心,他能有什么事?”
 
    “可是那次在蒋家……”苏炽烟欲言又止,她知道,如果苏锐这次又做出和他在蒋家同样的事情,恐怕接下来很少有人能够保住他了!千万不要冲动做傻事!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的话,还能成什么大事?”苏无限淡淡说道:“那就顶多是个没有价值的莽汉而已。”
 
    “可是,我发现您在千方百计的想要挑弄起他心中的负面情绪。”苏炽烟苦笑。
 
    “我有吗?”苏无限反问。
 
    “不仅有,还有很多。”苏炽烟道,论起厚脸皮的程度,这哥俩可绝对是不相上下!
 
    “哦,我那是在锻炼他。”苏无限浑不在意的说道。
 
    ps:我真喜欢苏无限啊。
 
    洗个澡,整理一下思路,然后再写第二章。http://piaotian.net
 
 第749章 上校的狂热!
 
    这样也能算是锻炼?
 
    苏炽烟真的是彻底无语了,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一声淡淡的“哦”,简直要让她哭笑不得了。
 
    “对了,这几张纸上写的什么?”苏炽烟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苏无限伸手拿过那被苏锐揉成一团的纸,打开车窗,随手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他明显没有给苏炽烟看的意思!
 
    看着苏无限的动作,苏炽烟明显有些愕然,从小到大,父亲把一切都尽数教给了她,真的极少有事情会瞒着,可是,这几张纸上面到底写的什么,能够让苏锐如此愤怒,能够让苏无限如此谨慎?
 
    深深地看了那个垃圾桶一眼,苏炽烟收回目光。
 
    苏无限倒也不会解释,而是在心中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是我女儿,我又怎么可能看你不开心?”
 
    苏炽烟倒是没有想太多,在她看来,父亲既然没有解释,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她才不会往心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苏无限忽然对司机说道:“开车。”
 
    “开车?”苏炽烟愕然的问道,他们难道不应该等这里全部结束之后再离开吗?
 
    “是的,离开这儿。”苏无限指了指苏锐的背影:“好不容易才把这家伙撵下车,我可不想给他反悔的机会。”
 
    苏炽烟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哥俩就一直这样勾心斗角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的背影,然后便听到了劳斯莱斯幻影发动的声音!
 
    在这一瞬间,苏炽烟心中唯一的想法竟然是——苏锐会生气吗?
 
    他们本是一同来的,此时却要抛下苏锐先离开,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当然,苏无限可不会考虑这样做好不好的问题,他已经闭上了眼睛……难得能坑到苏锐一次,他貌似挺心满意足的。
 
    苏锐正迈步走在前面,也同样听到了劳斯莱斯的引擎声音,他转过脸,正好看到了这辆名贵豪车在缓缓的退出胡同!
 
    根本都不用猜,苏锐就能知道这辆车子要干嘛!
 
    “特么的!”
 
    苏锐又爆了句粗口,他本来就在气头上,看到劳斯莱斯的这个动作,差点没气个半死。
 
    “苏无限,我草-你全家!”苏锐忍不住的喊道!
 
    这道声音在夜色之中传出了老远老远,即便隔着车窗,苏无限也仍旧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
 
    他睁开眼睛,皱了皱眉头:“我很不喜欢这句话,太粗鄙。”
 
    而苏炽烟却抿嘴轻笑,苏锐的反应丝毫没有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只是笑着笑着,想起苏锐的粗俗话语,她的俏脸之上已经爬上了一丝红晕。
 
    …………
 
    看着劳斯莱斯迅速的退出了胡同,苏锐倒也没继续追,他知道苏无限是个什么性格,他更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性格。
 
    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苏锐清楚的明白,他更多的时候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了,绝对不会拖延。
 
    当他看到那几张a4纸上面的内容之时,苏锐就已经意识到,哪怕是苏无限在前面下好了套,他也必须要钻上一钻!
 
    他并不是莽汉,恰恰相反,在冲动的关头,他仍旧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
 
    …………
 
    苏无限,我草-你全家!
 
    苏锐这句话吼的那叫一个中气十足,当这声音回荡在夜空之下的时候,站在院子中央的欧阳家众人也极为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
 
    或许其他人并没有听过苏锐的声音,但是欧阳冰原却能够分辨出来,这喊声就是出自苏锐之口!
 
    苏锐此时也来了!
 
    不知道为何,意识到这个消息的欧阳冰原,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慌乱!
 
    “苏锐!”
 
    他已经本能的喊了出来!
 
    对于这个能够一枪把自己吓尿裤子的男人,欧阳冰原的心里始终有着一片无法计算面积的阴影!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面对这个家伙!
 
    但是,欧阳冰原的心中是慌乱,家族里的其他人可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想的更多的则是两个字——狗血!
 
    是的,就是狗血!
 
    如果这喊声的主人是苏锐,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大骂苏无限?
 
    苏无限可是他的亲大哥!他去草苏无限的全家,不就是去草他自己的全家吗?
 
    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违和!为什么听起来那么不严肃!
 
    而下一秒,苏锐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欧阳家主宅的大门口!
 
    不,确切的说,他的身影出现在大门的废墟旁!
 
    他就站在那里,哪怕一言不发,也让整个场面的气氛变的凝重了起来!
 
    此时欧阳家族南边的院墙已经是破烂不堪,四台挖掘机在正面同时动作,场面实在是暴力之极,摞起来的砖头被沉重的挖掘机碾成了碎块,静静的躺在地上,再也不复往日光彩。
 
    苏锐就站在那里,和一群人对视着,气势丝毫不弱!
 
    十几台挖掘机就这么生猛彪悍的砸开了院墙,直接以碾压之势开进来,欧阳家的人已经脸面尽失,再也没有了退路。
 
    可是,他们之前还在对苏无限和苏锐义愤填膺,但是当主角之一强势出现的时候,他们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的脸上有花吗?”苏锐主动说了一句,然后迈动步子,跨过了由碎裂的青砖所构成的废墟,走进大院之中。
 
    当他的脚落在院内地面上的时候,众人的心也彻底提了起来!
 
    欧阳冰原甚至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他恨极了这个男人,也怕极了这个男人!
 
    欧阳健老爷子站在众人的最前方,他看着十米之外的苏锐,目光微微凝缩。
 
    昨天是苏无限唱主角,今天苏锐则是唯一登场的人物,貌似在这种不经意间,强大的苏家已经完成了新老交替。
 
    “新老交替,新老交替……”欧阳健的双目之中露出了一丝凄凉,不过这凄凉之色也只是转瞬即逝,很快就被精芒所取代。
 
    “我们已经决定要搬走了,为什么还要强行拆迁?”
 
    欧阳健主动发声了,只不过,他在说到“拆迁”两个字的时候,嘴里有些发苦。
 
    曾几何时,他也这么对待过这间院子边的其他住户,可是,这两个字却终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苏锐的嘴
    “我都还没找你的麻烦呢,你倒主动跳出来了,不得不说,你的勇气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欣慰。”
 
    苏锐冷冷的一笑,他的这句话让欧阳冰原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心中的慌乱又多了一分!
 
    他想做什么?